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集邮的情结

记得上小学四年级时,父亲将自己留存的老纪特邮票夹于笔记本中让我翻阅,可算是第一次让我认识了琳琅满目五彩斑谰的邮票世界,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戴大沿帽的军人,而在父亲收集的邮票上我见到了令我神往的军人形象。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对邮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尽管我还不知道什么叫“集邮”。于是在父亲不知的情况下我将夹在笔记本的邮票一一取下

集邮者的知识修养

近日,我收到了我国台湾集邮家朱守一的一封信:“上个月从美国一家Nutmeg邮票公司寄来的拍目,其中有澳大利亚发行C1-C6航空邮票6枚,迄今都已70多年,也算早期票了。C4-C6三枚是信使神Mereury,在希腊神话中他被称为Helmes,他的右手上执着蛇杖。C4与C5图案一样,只是齿孔不同,就是因为齿孔略有差异,C4

胡说“会员特供邮品”

[作者:闻锺 来源:新浪博客]今天接做好2009年会员特供邮品工作的通知,2009年集邮协会会员的特供邮品为《中国2009世界集邮展览》小型张的双联张邮折,单价20元。凡是缴纳过2009年会费的会员可以购买此邮折一个。看来,“双联张”成为集邮协会会员专供邮品的形式已经成为系列了。记得前两天在第45期《集邮报》上读到一篇

信销邮票收藏趣味

信销邮票的收集本身就有无穷的乐趣,虽然花钱不多,但是需要费工夫、下力气,还得耐着性子一枚一枚寻找,当配成一套又一套令人心仪的信销邮票时,那种卓有成就感的喜悦更是油然而生,从内心深处,从邮票戳里,也从邮票市场的回顾中。有小诗一首:乐从票中来,情自寻里出,莫道信销淡,浓处是幸福。

情系武汉长江大桥

1955年9月,“万里长江上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拉开了建设帷幕。当时,我从家乡广东的一个小城来武汉读书,得知大桥开工的消息后,就关注起它的施工进展。那时,我和同学经常站在教学大楼的楼顶眺望建造中的长江大桥。当打听到大桥共有8个桥墩的情况后,我们过一段时间就上楼数一数大桥的桥墩,盼望着大桥早日通车。当年,我就读学校的商店

中国集邮者究竟有多少?

国家邮政此次启动邮票打折调研,引起了广大邮人的高度关注。其中因邮票长期打折,中国集邮者日渐萎缩的事实,始终让集邮者心有余悸。曾经号称数以千万计的集邮者,事实上究竟有多少,如今又剩下多少,这些大家都能从个中现象分析出来。早在1999年,就有权威部门宣布中国有2000万集邮者。如果以此数据衡量,那么我国的收藏群体中,每两个

独享邮乐

来源:集邮信息港 国文 人们常说,一个人之所以迷上某件事,是因为“自得其乐”,这个词用得妙极。所谓“乐”,必发自内心,而由于各人经历、知识、修养、心境的不同。这“乐”的体验也不尽相同。我之集邮,也颇有一些“自得”在其中,且独享邮乐,“乐此不疲”。对我而言,欣赏邮票是一种至乐享受,因为它“把生活中寂寞的辰光换成了巨大享受

我爱上了手绘纪念封

(武汉 张晓东)上世纪初,我在武汉市总工会工作时起就爱上了手绘纪念封。那时,因为工作关系我接触了许多有关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和工会、工会工作的人物、事件、活动,对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和工会、工会工作产生了极大的热情和兴趣。因为我有一定绘画基础,我想,如果能够通过手绘制作纪念封,把有关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和工会、工会工作的人物

长江结缘 邮友情深

2008年,随着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中国南车集团对货车行业进行了调整和资产重组,武昌车辆厂并入中国南车长江集团公司。厂邮协会刊《武车邮苑》于2008年11月编发完最后1期(2008年第5期)后停刊。办了13年《武车邮苑》的我邮情未了,产生了自费办刊的想法,得到了全国集邮联副会长李近朱老师以及其它邮友的支持和鼓励。

集邮是一种文化别样传承

一枚枚不过方寸大小的邮票,勾画出一个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不管是个人爱好,还是为了发财,邮票在众人的收藏中交流辗转,集邮由此成为非常有魅力的一种文化活动。忆往昔,集邮岁月故事多崔洪春,一位退休老人,主要收集邮戳和明信片,10多年来,他共收藏了千余枚各类邮戳和明信片。崔老告诉记者,1987年,山东省邮电局允许临沂市发行一套风

方寸之间话航天

虽算不上集邮爱好者,但也有一本自己很得意的集邮册,是关于苏联和俄罗斯航天方面的邮票汇集。集邮册中的300多枚关于苏联航天的邮票几乎反映了苏联整个航天业发展的历史。  每每打开这本集邮册,一幕幕航天史上激荡人心的事件就会浮现在眼前。   1961年4月12日,苏联宇航员加加林乘坐“东方”1号宇宙飞船进入太空飞行的事迹已

盘点邮票感言

出于自己对集邮的爱好和邮友之间的情谊,近年来,我一直负责本单位20余名同志的纪特邮票的预订、取票和分发。与往年一样,今年一进人12月份,我便开始为邮友买空册、撕票、插票,在平时取票时,为了点数方便,我没有让营业员把票全部撕开,而是到了年底再根据空册中邮票空位情况才开始撕票,然后依次插人空册中。在撕票时笔者发现:  1

我们父子与俄罗斯邮票

我和儿子对俄苏邮票都情有独钟,这大概是源于我们与俄罗斯的情缘吧。  童年时听妈妈讲过,我是双胞胎,是由一位俄罗斯产婆接生的。那时我家住在哈尔滨市南岗区马家沟第五方圆里12号,大院里有16户苏俄侨民。爸爸妈妈很喜欢他们那种善良、开朗、活泼的性格,和他们相处得亲如一家。在我出生那天,热情的俄罗斯侨民,有的送来了俄式小帽,

一枚充满传奇色彩的南极实寄封

从媒体报道中得知我国将在南极建立第三个科学考察站。由此使我联想到我珍藏的一枚南极实寄封。   1994年的深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我国第11次赴南极作科学考察的“雪龙”号将从我的工作单位——上海港民生路码头启航,这时离启航只剩两天了。平时爱好集藏实寄签名封片的我,真想借此机会得到一枚从南极实地寄回的签名纪念封,可

集邮乐在其中

我业余爱好不少,但能够持之以恒地坚持下来的却只有集邮。  爱上集邮,还是在儿时。把好看的邮票从信封上撕下来,夹进书里。记得其中有当时比较流行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红色娘子军》和一些很少见的外国邮票等。用自己喜爱的《连环画》册与同学调换了一个旧的空邮册,把撕下的票放进邮册向小伙伴们炫耀,惹得他们直咽

集邮往事

我钟情于集邮是在上初中时的1964年7月间,由于受同学们的影响,对设计精美绝伦的方寸艺术--邮票产生了浓厚兴趣,从此越发不可收拾,课余时间尽往同好家里转,相互调剂所缺。当时,并不追求邮票品相的好坏,只要是邮票都要,甚至于破损的也不放过,为集全一套,那是朝思暮想的事。记得我所集的前几套有特66《知识青年在农村》、特72

北满邮票轶事

倒票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在以哈尔滨为中心的北满地区,以倒卖邮票获利的投机活动盛极一时。  1898年中东铁路在北满地区开工修建,沙俄通过华俄道胜银行便掌握了该地区的金融市场,卢布(俗称羌贴)在北满地区成为主要流通货币。俄罗斯十月革命后,卢布急剧贬值,北满各界深受其害,损失惨重,金融币制一片混乱。  1919年,

外公的集邮册

小时候有一个最大的奢望,就是想把上海外公的四大本邮票弄到手。外公集邮是从1958年开始的,他养了四个儿女,其中三个离开上海去了外地。   外公的邮票本不像现在的邮票簿那样华丽,他是用浆糊直接把邮票贴在带有毛主席语录的厚厚笔记本上的。每次我回上海,总是吵着要看外公的邮票本。外公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用大嗓门压我:小孩子胡闹

品味贺年卡片

贺年卡片的到来,不仅捎来了朋友的问候和祝福,更带来了新年的气息。翻阅着它们的日子,总是流淌着说不清道不尽的温馨和喜悦。   我的箱子一直珍藏着一大摞贺年卡,这些小小的卡片是我人生的一个印记,是我生命乐趣的一个真实写意。贺年卡片是邮友间友谊的象征。大家在贺年卡片上通常写几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邮海无涯苦拼搏

随着邮品游湖泊

长白山天池又称白头山天池,坐落在吉林省东南部,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湖,湖的北部在吉林省境内。长白山系复合式盾形休眠火山,为中国东北和欧亚大陆东部最高峰,是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之源。据史籍记载,自16世纪以来它又爆发了3次,当火山爆发喷射出大量熔岩之后,火山口处形成盆状,时间一长,积水成湖,便成了现在的天池。而火山喷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