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大小版全国预订量有多少?

自从2003年开启小版预订,2006年大版预订,大小版预订已经分别有16和13年的历史,那么现在全国有多少预定量呢?最近网上爆出2020年大小版网厅预订数量,大版19394,小版86366。这个量应该是全国的集邮者在网厅下的大小版订单的数量。最近几年很多集邮者包括老预定户都是在网厅下单的,然后再到各地邮局取票,很多集邮网点也鼓励集邮者到网厅预订。

忆2017年11月20日狂欢两周年

集邮网厅出了今年大小版的摇号中奖公告,现在中个大小版太难了,虽然都说现在没人集邮了,可是大版竟然有22万人参与,中奖率仅0.45%,也就是1000人才有4.5个人中奖,小版也有14.6万人参与,中奖率也低至0.68%。如此之低的中奖率不禁让人想起了两年前的那次夜宴。

2020年邮票发行计划是不是就真那么不堪呢?

近日2020年邮票发行计划​一出台就引起了各路英雄好汉的吐槽,基本上都是负面的,毫无亮点,毫无新意,1.5元面值增加等。其实仔细推敲还是有一定可取之处的。首先,单枚套票较多,而且都是纪念题材,这样能保证这些票不打折。其次,虽说没亮点,但其实基本上年年如此。

2020年邮票发行计划简析

总体来看,2020年邮票的发行计划并没有什么惊喜的地方,热门题材少之又少,还是比较令人失望的,总结下来有几个特点:1、纪念邮票较多,很多事件无论大小都要发行邮票。2、特种题材比较薄弱,热门品种少之又少。3、面值太高。4、套票枚数较少,最多6枚。5、该填的坑不填了,反而开了新坑,这也是近几年的选题特点。

对2020年邮政改革精神的几点思考

2019年10月24日,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召开了庚子年生肖邮票贺岁启动会,会上发布了几条信息。这次的信息量比较大,真假难辨,姑且权当是真实的吧,说实在的以下几条信息胡编也不容易。其实总结一下,主要是三点:1.减量30%;2.发行量提前公布;3.邮政内部结算提高供货价格。

回顾2006年邮票发行量减量历程

2006年是编年票中发行量最少的一年,整体发行量和1987年接近,也是32年来发行量最少的一年。那么2006年发行量为何会如此之少,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过程曲折而漫长。2016年发行量2000万,只经过三年就降到800多万,减量的速度并不慢。恐怕这样减下去很快就能击破2006年的最低发行量记录,也许到了2021年500多万的量也不稀罕了。市场是一面试金石,发行量多寡都是由市场决定。

“跌倒”的鲁班令市场前景堪忧

2019年8月24日,中国邮政发行《鲁班》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外加小型张一枚。笔者赶到集邮柜台的时候,看到前面排起了稀稀拉拉的队伍,原本有小型张的时候,人数要远远大于这个场景。走近一看,很多熟悉的身影消失不见了,这也是连续几次消失了。看来,这部分集邮者今年下半年已经选择了退出,令人多少感觉到有点感慨。

《庚子年》能否拯救你——我的邮市

2019年8月8日,备受瞩目的《庚子年》邮票在北京开机印刷。所不同的是,这次邮政部门没有同2018年戊戌狗年、2019年乙亥猪年大张旗鼓的宣传那样,宣称是第四轮发行量最少的邮票,没有用最小量的“噱头”来造势。

2019年邮票发行量简析

2019年邮票的价值高低关键就在邮政有意控量的题材发行量是否能降至800万以下,如果能降至800万左右,那还是有一定潜力的。编年票中但凡发行量在800万上下的都没有打折,多少还有点升值。800万左右的发行量主要是2003年和2006年以及2005年几枚小型张。这些票目前已经成为编年票的佼佼者。2019年是否能够再现辉煌就看这些票的发行量了。

今后新邮的方向在哪里?

2016年开始的一波熊市到今天还未结束,尽管邮政已经连续三年减量,但打折票依旧很多。新邮是市场的基础,发展不好也会影响老邮,最关键的是会影响中国集邮事业的可持续性发展。那么今后的新邮应该如何发展呢?

近几年打折冠军花落谁家

从2016年开始,编年新邮进入疯狂打折的境地。几乎所有新发行的邮票都要打折,而且折扣越来越高,下面就来盘点一下2016-2019打折票的前三名花落谁家。2019年由于邮票并未发行完毕,只统计到神话(二)。这些就是减量带来的结果吧。不过绝大多数新邮依旧打折的格局没有变化,邮政减量还会持续。

2018年邮票的发行量到底减量了吗?

2019年7月30日,终于最后4套票的发行量公布了,至此,2018年全年的纪特邮票​发行量全部公布。很多人都说发行量还是挺大的,似乎也没怎么下降。1200万以上的发行量比比皆是,甚至还有1500万以上的巨量,那么2018年有没有减量,是不是达到了官方在去年所承诺的27%的减量幅度呢?

新邮打折的根源何在?

新邮为何打折,其他国家也打折吗?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人均信件量还是比较多的,邮票可用于寄信和快递,使用量较多,很多家庭都会购买一定的邮票用来寄信之用,和我国二十多年前差不多。最关键的是人家邮票可用于快递,那么可想而知消耗量有多大了。在一些商店如果购买量大的话可能会有非常小幅度的折扣,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有折扣的。邮票就是邮资凭证,使用收藏两开花!

2019年上半年纪特新邮的三大特点

2019年上半年中国邮政共发行纪特新邮13套,其中纪念邮票5套、特种邮票8套,共计邮票32枚、小型张2枚、小本票1枚、小版张7套8枚,其中不含特别制作发行的新邮特殊版式。纵观2019年上半年的新邮,有以下三个特点:一是新邮发行系列邮票多;二是新邮采用胶雕套印多;三是新邮制作特殊版式多。

探讨邮票用于快递的可能性

现在很多人都提出用邮范围理应扩大,毕竟现在寄信的少了,平信丢失率颇高,而快递已经成为首选,尤其是六一八、双十一、双十二快递量爆棚。即使快递贴票率只有10%,那么对于新邮的消耗都是十分巨大的。如果把寄信、包裹、快递业务整合在一起,统一结算,快递贴票还是有可能实现的,毕竟信件和包裹可以用邮票,他们如何清算,那么快递也可以如此结算。将来快递放开用邮后还可以发行一些高面值的普票

2020年邮票发行量会大力度减量吗?

随着2019武汉世界邮展的闭幕,还有不到四个月2020年新邮预定即将开始,就在此时,邮政公布了2020年减量的消息。这样的消息我们已经连续三年收到,而且都在预订前夕。今年这个消息只不过比前几年公布的略早了一点。希望邮政这次能够履行承诺,大刀阔斧的减量,不要再小步慢跑,贻误战机。题材多发行一些喜闻乐见的,年轻人喜欢的,不彻底改革,今后也难起来了!

2019年武汉世界邮展的观后感

在现今邮市行情如此疲软的环境下举办一次世界邮展还是比较成功的。毕竟现在的行情不是五年前,很多人被套牢,纷纷放弃预订,新邮趋冷,大量邮票打折,这些都在影响着邮展的火爆程度。武汉市此次邮展做了大量的宣传,在公交站牌等公共场所经常能看到邮展的广告。下个月武汉还要举办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真是火啊!希望下次邮展能来到北方,最好是黄河以北,让北方人也体验一次在家门口看邮展的乐趣!

“猴票”有情

最近,一部热播电视剧《猴票》备受集邮者热议,该剧围绕1980年发行的《庚申猴》邮票,讲述了一段世间百态的故事。或许剧中的一些情节在集邮者眼中并不符合集邮常识,不过由此也引发普通民众对邮票和集邮的重新关注。众所周知,《庚申年》邮票在新中国邮票发行史上留下了一段传奇,每一位集邮者梦寐以求能收集到一枚心仪的“80版”猴票。然而,集邮的意义却不仅仅于此,更在于邮票背后承载的亲情与友情。

集邮者才是大赢家

集邮这项活动是依托了邮票的发明、使用而兴起的一项高雅的、群众性文化活动,既然是群众性的文化活动,那就会有群众性的特点。一般情况下,集邮活动属于一种自发的、小众的活动,许多骨灰级的集邮者从不以市场的变化而决定自己的兴趣,只从自己的内心喜欢出发,正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是一种集邮者初心。

2019年我们进入了“集邮后”年代

又是一年春草绿,集邮何处不春风。2019我们充分有信心进入 “集邮后”年代。何以言之,我认为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了,这四十年集邮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集邮后”这一阶段的特征是集邮人比过去理智了,各级邮协的领导也比过去成熟多了,认识到集邮的意义重在教育,重在培养接班人,所以说“集邮后”的年代仍然是非常可喜的。只要我们各级邮协因势利导,有所作为,紧跟时代,我们的集邮将是大有前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