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设计的小船不能说翻就翻——闲评《朱熹》与《宋慈》邮票设计

中国邮政先后发行了《朱熹诞生八百八十周年》(简称“朱熹”)和《世界法医学奠基人——宋慈》(简称“宋慈”)两套人物纪念邮票,这两套邮票都是福建南平提出申报的闽北人物题材,均出自画家范曾之手,且在印刷上亦采用胶雕工艺,多个相似之处,使得这两套邮票有了些许相较之处。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79768255”领现金红包,每天都能领哦!

《世界法医学奠基人——宋慈》纪念邮票

《朱熹》邮票的票名为“朱熹像”和“游学传道”。记得当年7月份,离这套邮票发行前几个月,我提前看到了这套邮票的图稿,感觉便是“朱熹像”乍一看压根不像个学识渊博的大儒,倒想一个刚从地里劳作归来的农夫;再细看之,那充满肉感的脸,与画家本人面相多了几分似曾相识之处;第二枚“游学传道”表现了这位“正高以上职称的教师”外出授业解惑,倒是符合朱熹的“本职工作”。据《闽北日报》报道,当时这枚邮票最初的设计是没有武夷精舍和武夷山水背景的,后来范曾听取意见才修改而成。庆幸有识之士的提议,否则单是牵着匹白马,领着个书童,总让人一直要联想起“唐僧取经”的画面,那可就不好了。

至于《朱熹》邮票最后成为当年“最佳邮票”的事儿,其实更多是“天时地利”也。数数2010年的邮票,并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政治题材,让这套邮票跻身佳邮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加之地方政府的重视和努力,最后有了个“皆大欢喜”的结果,可喜可贺。

再说说今年发行的《宋慈》邮票,票名为“宋慈像”和“著书立说”。不认识宋慈的人一看这邮票,或许以为这是哪朝哪代的著名学者,目光如此深邃,还能写写书,让孩童诵声朗读。作为一名世界法医学的奠基人,邮票丝毫没有任何的表现,按照现在作文的评判标准,“离题”应该是八成的事儿,再说让两个孩童学习《洗冤集录》是不是有点超前呀,当这是《三字经》吗?。有邮人在讨论,为何不将邮票图案定为“断案”和“立说”,符合人物特征,岂不更好!也有人质疑,为什么范曾笔下中喜欢让大人和小孩厮混在一起,且总是喜欢披着那蓝色的衣裳呢?更有细心之人惊呼,原来宋慈是八字脚呀!

不过,相较于两套邮票的印刷工艺,虽然都是胶雕,但是《宋慈》显然比《朱熹》精湛。细看当年的《朱熹》邮票,在国名、面值等处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套印掉色、移位或者断线,也说明北京邮票厂已经难以胜任此类工艺的邮票印制。《宋慈》邮票的印刷就非常的细腻,特别是第二枚邮票,线条的凸出,整体质感还是不错的,总算在印刷环节为这套邮票捡了点分回来。

尽管,很多古代人物没有留下标准的画像,但是邮票创作还是应当基于人物的特性、从事的职业和生活的环境等方面入手,不能让古人的伟大形象毁在名家的“自画像”中,套用一句流行的梗:“设计的小船不能说翻就翻,先驱的巨轮不能说沉就沉!”文|倪俊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