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邮政蜀黍:切莫撕毁回退签条

很多集邮者日常制作首日实寄封片中,常常要制作寄往港澳台、日本、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实寄封片,因为不是当地代收,常常需要回退,这就牵扯到了回退签条的问题。打开支付宝首页搜“694762755”领现金红包,每天都能领哦!

港澳台回退分两种情况,香港和澳门一般是通常是加盖相关专用戳记,代替签条;台湾回退一般是加盖戳记,另外会加贴回退签条。这中间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使用窄透明胶带粘贴,一种是用专门的曲别针夹住,台湾的曲别针不同于大陆曲别针,比较大,呈三角形,很有特点。有的邮局工作人员,还会小心翼翼把回退签条粘贴在信函的两侧,尽量不“伤及”实寄封片的品相,不粘贴在信封上,或者邮票上。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部分邮局,会在回退的信函上加盖风景戳记,比大陆的风景戳要大很多,油墨是棕红色居多,不是大陆那种黑色,或者红色。部分还会加贴一张台账地区的邮票,加盖有关戳记退回。

日本回退的信函,一般都是邮政工作人员加盖戳记,再小心翼翼使用窄版透明胶带在空白处粘贴打印的回退签条,有的时候,没有地方,就会粘贴在邮票上,比较负责任的邮政工作人员会小心翼翼粘贴在信封的两侧,这点同台湾部分工作人员一样。

需要说明的是,港澳台和日本的邮政部门,对于大陆的集邮者普遍比较友好,对于这类集邮品信函绝大多数采取包容和宽泛的态度,加盖的戳记很认真,粘贴的回退签条很牢固。不同于国内很多“逆原地”邮局,动不动就“代签”式没收集邮者首日实寄封片的简单粗暴做法,以此来“惩罚”这些逆原地集邮者收集首日实寄封片“干扰”邮政工作的态度。

这点,国内绝大多数邮局的确要好好向港澳台和日本邮政同行学习才对,对集邮者对一点宽容和包容,既是对邮政工作的支持,更是对集邮活动的爱护。

但是,少数日本回退的信函,缺少相关戳记,仅仅是一张回退签条,还有的工作人员把相关戳记加盖到了回退签条上,这张回退签条就成了弥足珍贵的邮路忠实记录者和唯一的“凭证”。

十分遗憾的是,很多台湾回退的信函,只剩下孤零零的一枚曲别针,回退签条被人为丢失。很多日本回退的信函,回退签条被人为粗暴的撕毁,很多时候用力过猛,把信封撕坏、邮票票面撕毁等情况屡屡发生。

发生这种情况主要是回退的邮路上,相关邮政工作人员嫌麻烦,不重视,只认为国内改退签条才是重要凭证和依据,港澳台地区和国外的回退签条不正规,主要是日本是打印件。另外就是邮路中信函重叠挤压,被撕扯和夹带中脱落都有可能。有的是嫌整理起来特别麻烦,不向光溜溜的信函好整理,图省事,干脆人为的一撕了之。

这就造成很多经历了千山万水,从日本各个地区邮政部门回退的信函,由于没有加盖相关戳记,唯一的回退签条又被人为的撕毁和破坏,只剩下光秃秃的窄版胶带痕迹,究竟是真正实寄日本,还是根本没有实寄日本,即便是回退到了集邮者手中,加盖了落地局的落地日戳,也只能说明这封信从投递局到落地局走了几个月,至于去没有去日本,天知道。

这样,集邮者辛辛苦苦,首日制作一枚寄往日本的首日实寄封片的希望和心血毁于一旦,更何况这种损毁对集邮者而言是不可逆的,伤害是巨大的。谁有本事能倒拨日戳,套寄日本,再加盖相关戳记,加贴回退签条后套寄回中国。一是根本不可能,二是没有任何意义。假如这种情况有可能,花费的金钱可能要数百倍首日实寄封片本身的价值,也远远背离了集邮的初衷。

这种邮政工作人员人为撕毁和毁坏,或者不经心和不负责任损毁回退签条的情况,还无法投诉和无法解决。集邮者最后退回手中的这类信函,只能自认倒霉,根本无法查询和制约,唯一能期盼的就是回退邮路上各个环节邮政工作人员的责任心,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因此,希望邮政部门加大对邮政工作人员专业知识的培训力度,加大职业道德的养成,切莫因为图省事,嫌麻烦,人为的撕毁和毁损回退签条。

殊不知,邮政工作人员这不经意的一撕,有多少集邮者就会欲哭无泪,将心比心,怎能再忍心下手。

良好的用邮环境,依靠集邮者和邮政部门一起努力来维护,更需要强烈的责任心来保障。期盼邮政普服质量服务再上新台阶。作者:西安左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