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为何今年的邮票发行量降至700多万,依旧市场表现一般

发行量700多万的票在编年中属于量最少的,上一次出现还是在2006年。2006年全年31套邮票,800万以下的品种占了16套。当年发行的时候也打折了,但随着年底发行量的公布,2006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编年票中的No.1。2019年700多万的发行量回归,虽然只有5套,并且小型张已经触及2006年底线,而2020年700多万已经普遍化,小型张发行量一举击穿2006年保持了14年的最低发行量记录。但从市场表现来说并未达到预期,似乎大家对六七百万的量也不像前些年那么敏感了。市场越来越理性。这是何故?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79768255”领现金红包,每天都能领哦!

首先,集邮人口急剧减少。

虽然2006年邮市依旧惨淡,但集邮人口还是存在的,可以说只要市场转好,立马大批人回归。可是经过了十四年的洗礼,很多集邮者自然减员、退出,而新鲜血液却少有入坑,所谓吐故不能纳新,市场自然无人接手,以至于虽然发行量减少了很多,却没有掀起太大风浪,甚至有些票依旧深度打折。从参与特11摇号的量来看,现在的集邮者也就是70万上下,700多万的量还是太多了。

第二,发行量提前公布,没有炒作空间。

2020年开始发行量实现了提前公布,原来很多人还在预测哪套票多哪套票少,现在不用猜了,邮政提前告诉你。这也使得炒作更加理智,价格一步到位。除了特11确实火爆了一把,其他的票均是波澜不惊,即使有些上涨,但涨幅也不大。和2006年套票那样动辄十几元几十元的价位根本无法比。

第三,700多万发行量大势所趋,已经没有瓶颈而言,炒作无从下手。

2006年发行量700多万,但到了2007年就涨到了1000万以上,之后几乎都在千万以上,偶尔出现几套900多万的票,这样一来2006年邮票地位凸显。而这次的减量则不是一年减二年增,而是连续的。2019年第一次公布768万植树节的时候市场还是震动了一下,毕竟已经13年未见到这么少的发行量了,还有人预测这就是2019年的最低量。然而后面陆续出现700多万,甚至小型张还到了684万,植树节的价格也应声下降,而后面再出现的700多万的套票也没有类似于植树节的涨幅。到了2020年700多万普及了,已经公布发行量的13套票中,700多万的占了8套,而且很多比2019年的量还少,似乎这样的量已经成为标配,不再稀罕。这就好像1983-1984年发行了不少四五百万的票,但价格还不如2006年的乌兰夫,就是这个道理,因为那个时代四五百万并不算少的,属于大众发行量,所以并不能够引起大家的兴趣。现在也是这样,700多万已经普及,似乎从发行量上很难吸引炒家的注意,只有某些特殊题材或许可以,如特11,但这样的题材又是千载难逢的。

第四,大版变小,存世量增加。

2002年以来的大版一般是16和20枚,最近几年大版规格变小,从16枚变成了12枚,今年还增加了8枚和10枚的伪大版,大版的枚数甚至还不如某些小版多。这些都是邮政因为减量而挽回损所采取的措施。毕竟减量了,如果还是传统16或20枚大版,大版的数量就要减少很多。现在大版俨然已经成为邮政圈钱的利器之一,各种产品册还要推出,需要大版加入,没有大版就没有销量。于是乎邮政采取了曲线救国,把大版规格变小,6枚套票改成2枚一版,而其他小套票则改成10枚,12枚,甚至8枚9枚一版。这样一来发行量减了,大版的数量却未减少,甚至比原来还多。由于这样的伪大版的存在降低了大版的市场价值,大版价格上不去,套票更加难升值,700多万减量的红利被这些动辄6套8套的伪大版抵消了大半。

第五,零售量增加。

对于普通集邮者来说零售量增加是好事,可以面值购买热门邮票,如特11,相信一般集邮者最少也能抢上几套四方连吧,拥有大版折的人也不少。今年的票虽然减量,但零售量普遍比去年增加。这些对于邮票升值其实没有什么好处。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人人都能面值买到邮票,谁还会高价购买,升值了的邮票最终能卖给谁。而且现在集邮者数量就那么多,购买的人是非常有限的。2003年特4发行的时候几乎没有零售,宣传力度也不如特11,主要还是那个年代零售根本就是做做样子,没有人监管,邮票都被邮局截留了,碰着一些打折票或许有零售,升值的一概没有。但这些行为无形之中也促成了邮票的升值。当然现在加大零售量是大势所趋,想恢复到以前邮局截留,邮商断后已经不可能了。

《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邮票

第六,今年已经发行的八套票,除了特11外,整体一般。

特11就不用说了,这样的题材无论怎样设计都会被炒。其他七套则一言难尽。鼠票应该说设计的还行,还是发行量太大,4300万和其他票700多万比多了那么多,多出来的谁要啊,致使大版、小版连番降价,大版价格甚至还不如很多套票大版的价格,昔年的火爆题材现在混成这样也够丢人的,明年的牛票减量已经成为必然;剪纸第一组表现极差,第二组好不容易减量到790万,但市场就是不买账,再加上设计的确不好看,难道是哪个品种丑选哪个吗;吴冠中作品选是难得的好题材,可惜香港已经发行了,设计远超大陆版本,再加上9.6元的高价实在炒不起来;红楼梦设计中规中矩,不能算是精彩,只能说预料之中,唯一的亮点是660万的小型张还不错,只是套票涨到970万,一点优势都没有,不打折都不正常;玫瑰也是如此,虽然非议较多,但拿到实物还是挺漂亮的,可惜发行量890万,已经算是今年较多品种,很难有行情;葫芦兄弟好不容易发行,量还不大,750万,可惜大版改成了6套的伪大版,实在爱不起来;亚洲文明720万是今年套票的最低量,可能也是由于设计的太丑了,才定这么低的发行量吧,大版也是6套,真是为了大版能多一些也算拼了;几套单枚套票发行量都不大,设计可圈可点,反而成为亮点,今年的行情主要就靠几套单枚票、特11、小型张来支撑了。

不管怎样,量少了即使打折折扣也不如原来大,网厅还出现了几年未见的抢票现象。虽然市场没有达到预期,但还是带来了希望。也许循序渐进的发展更符合现在的大趋势,我们拭目以待。作者:邮海浮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