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对2020年邮政改革精神的几点思考

2019年10月24日,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召开了庚子年生肖邮票贺岁启动会,会上发布了几条信息。这次的信息量比较大,真假难辨,姑且权当是真实的吧,说实在的以下几条信息胡编也不容易。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79768255”领现金红包,每天都能领哦!

《庚子年》特种邮票

一是2020年邮票将减量30%,每次发行邮票要与国家邮政局一同公布发行数量。

二是集团公司向各省公司提高内部成本结算,大幅度提高邮票成本高到70%,也就是基层邮局要邮票是花了邮票70%面值的钱的,成本加上基层邮政企业各类成本后,邮票的面值就是真正的人民币价值了,就这样,今后各级邮政公司就没有能力去打折销售了。

三是不给邮政员工摊派任务,员工也不会打折销售了。集团发现各省公司集邮产品打折销售要纪律处分。

四是不准提前销售,不准不规范经营。

五是各省开发邮票邮品要总公司审批统一销售,不准踩红线。

通过以上硬措施,就是严肃集邮纪律,还利给集邮人,保障集邮者权益。

对于邮政公司发展业务,生肖季邮品销售是很重要的旺季阶段,占集邮全年收入的50%以上。请邮政员工立即宣传集团改革决心,邮政集团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回归正常集邮市场。

我们邮政员工要紧抓这个发展机遇,广泛宣传,引导爱好者,收藏家积极预定2020年邮票和生肖邮票品,为集邮市场的良性发展一起努力。

其实总结一下,主要是三点:1.减量30%;2.发行量提前公布;3.邮政内部结算提高供货价格。

2016年下半年开始市场行情恶化,这一趋势逐渐蔓延到各个板块,致使整个收藏领域不景气。已经连续三年的熊市极大的触动了邮政的利益,邮票没人买了,2020年预定量将创历史新低,甚至少于2006年,怎么办,是该出重拳整一整了,否则将来谁来买邮票。于是有了以上的会议内容。下面就这三点分析一下:

减量30%

这听起来十分诱人,记得去年同期提到2019年减量20%,结果还是绝大部分打折,明年再减30%,这也是不得已为之。这就像极了1999-2006年的减量历程,行情不好就一直减下去。今年已经公布了三套票发行量,最少的中葡822万,如果最少量是800万的话,那么2020年最低量可能降至615万。这个发行量和1988年的三国(一)小型张接近,应该是1988年以来的最低量,并且一举击穿了2006年680万的编年最低量的记录。而且从历史上看,800万以下的套票没有打折的先例,也就是说只要发行量能降至600多万,应该能杜绝打折。减量30%,也意味着2020年的鼠票发行量为4560万,这个量也是生肖票中较少发行量,在第二轮中仅多于2003年的羊(3800万)和2002年马(4500万),而在第三轮中则是最少的。当真会这么少吗?

发行量提前公布

这个提前公布并未说明白,而是说和国家邮政总局一同公布发行数量。其实每次新邮发行,发行数量多少都要汇报给邮总的,只不过这个量不会对外公布,如果这次能做到一同公布,也就是说每套邮票发行之前就可以知道发行量了。自从2006年开始执行的销售不掉的邮票半年后销毁的政策不知道还会不会执行,有可能先公布印刷量,半年后再公布发行量,将销毁的数量公布。要是这样可就真是太透明了,一套邮票是否值得炒作由发行量决定,原来都是9个月后才能知晓发行量,现在提前知道了,那么量大的自然就没人理会,而量小的则会发行之后立马升值。这就像PP,JP一样,提前知道发行量,更加有利于价格的一步到位。当然提前公布发行量是把双刃剑,如果量依旧不小,或没有达到市场的预期,会令行情更加恶化。邮政既然肯提前公布发行量,说明还是对2020年发行量有信心的。但最近刚刚公布的2020-1《庚子年》发行公告中并未公布发行量,也许年底或是发行后补报也有可能。即使2001-2005提前公布发行量的时代,很多票也是补报的发行量。

七折供货给基层邮局

如果发行量减少30%依旧可能打折,但是七折供货给邮局若真能严格执行,那么2020年邮票肯定不会打折了。众所周知,原来的供货价是很低的,据说连一折都不到,基本上就是印刷成本。这样的价格对于邮局来说即使四折给邮商都是高额利润。而市场上如此之多的打折票就是来自邮局,傻子也不可能面值买的邮票三折卖出去吧。如果把打折票源头截断,那么市场上打折票肯定会锐减。即使有打折至少也在八折以上,而且结合30%的减量,预计2020年打折票将会成为历史。

以上信息来源于网络,至今还没有官方的声明,当然会议刚开,有可能过几天会有一些政策出台吧。如果这些都能够严格执行,相信2020年还是充满希望的一年。虽然邮政每年都在预定新邮的时候到处忽悠,但每次还是能有些效果。到底明年如何演变,我们拭目以待!作者:邮海浮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