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邮票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小议2017年邮票预定摇号结果

今天2017年新邮预定摇号结果终于公布了。套票和年册各为40万套,中奖率套票为16.6%,年册17.4%。大版3000个,中奖率3%;小版5000个,中奖率7%;四方连册97000个,中奖率95%。最难中的还是大版,基本上是人人没戏,中上的真该烧高香了。四方连正如之前所预料的没什么人气,10万单摇号中9.7万,几乎人人有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79768255”领现金红包,每天都能领哦!

虽然结果公布了,还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最终能否真正增量还得看是否付款。大小版付款应该没问题,想中的而中不上的人太多了。但套票年册和四方连册则不一定了。套票和年册看似中奖率不高,只有17%,但要知道很多人为了提高中奖率都是五单分开下的,这样论人头算,中奖率就高多了,如果平均每个账号有三单的话,实际中奖率也超过一半。很多集邮者并不会要太多套,有些是2016年订了2套,想再订2套凑成方连。预计套票付款率最多80%,而年册为60%。至少我自己中了三个年册只会付一单。四方连册不付款的就更多了,如果是带边的四方连还好一些,但很有可能就和今年697元的四方连一样,也就是多一个鸡年赠送版而已。实在是食之无味,可能付款率不足一半。我想碰碰运气也摇了一下四方连,当然也中了,肯定不付款啦。

虽然今年增加的套数确实很多,不计算小版,大版算成6万套,总计新增套票124.8万,这个量的确远大于2016年增量,2016年按这样计算,总计增量只有36万套。但有一个现象目前在各地邮局很普遍,以旧换新的量今年少了很多。就以我们这里看截至今天一共只有订出3000多套,是往年的一半。邮局人员说很多人想预定,但没有身份证只能作罢。每年预定大户其实占了很多的量,这次邮政搞实名制也是为了去除这部分占量。也许全国有些地方比较宽松,为了能多订出几套可以不提供身份证,但京津冀地区比较严格,全国大部分地方应该都是这样,能走捷径的还是少数。这样一来今年的预定数量少了很多,全国去年预定套票量(不计小版)约为600万,现在以旧换新应该只完成了去年的65%左右,也就是400万。而新增的量预计付款的大约80万套,当然部分剩余名额也可能放到各地邮局增量,但新人就那么多,集邮人口日益减少是个事实,况且想集邮的早都到网上摇号了,不可能都这么差运气,怎么摇都摇不上吧。

所以今年这一增一减可能使得2017年实际预定量比2016年有明显减少。2016年为600万,2017年预测为480万。这一点可以于2017年11月公布鸡年赠送版发行量时可得到验证。预定量减少,赠送版量也会减少,但总体套票发行量未必有明显减少。毕竟多出的量可以制作高价邮册使用,或是分到网厅和邮政网点做零售,今年10月后零售量增加刚好需要大量新邮。

邮政实名制的实施肯定有其用意,并非简单的限制某些大户预定邮票,总体还是和不想增加发行量有关。现在各地邮局都要申请资源制作邮册获利,总公司这边邮册也要消耗不少,这部分量是稳重上升。此外不管何原因10月后零售量增加数倍这也是需要量的。如果把制作邮册的量都用于零售各邮政企业当然不愿意,一来获利减少,二来毕竟零售票多了反而影响邮票价格,邮册销路也不好。《中国灯塔》邮票就是个例子,邮册出的很少,各地零售量加大三倍,并且不破版,结果反而快成打折票了,市场形象大大受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邮政都想要,怎么办?实行实名制,压缩中小邮商和散户的利益,这倒是一个好办法。这样使得鱼与熊掌都能兼得,发行量却不会比2015-2016年有明显上涨,或许还能稍微下降一点来刺激市场。邮政发行邮票几十年,深知邮票价格最终是由发行量决定的事实,如果一旦像1992-1994年那样全面放开,后果可想而知。到时候是鱼与熊掌都没有了。发行量盲目增加邮票打折,集邮者减少,全社会骂邮政,因为打折票你买来想寄快递没门,寄包裹限制多多,社会效益荡然无存;邮票打折,预订量大幅减少,邮册放在柜台几年都卖不动,经济效益受到严重影响。邮政这一招使的好,就像是最近印度总理莫迪的500和1000卢比成废纸的政策一样,立马使得很多人倾家荡产。我们的邮政使得很多大小散户的大小版套票预定折也在一夜之间作废了。真是如出一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