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印刷品耶?艺术品耶?什么品耶?

我爱邮票  发布时间:2018-03-09 23:50:36  阅读:1760  评论(0)条

记得很早以前撰写过呼吁使用编年票,呼吁邮政部门敞开供应编年票的文章,有一个邮友留言,一针见血而冷酷嘲讽道如今编年邮票就是带着面值的卫生纸。

有的邮友将如今的编年邮票定义为类似非洲国家为了创汇而专门印制的印刷品。认为不使用的话,主要的功能可以放到农村用来贴墙,前提是免费,要掏钱的话,农民兄弟一百个不乐意。

还有的人悲观的认为,伴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普及,伴随着教育覆盖面的扩大,不会网络和智能手机的这一代老人离去,新兴的下一代将全面掌握智能手机和互联网,邮票作为替代通讯工具将会被无情的淘汰,最终同计划经济时代的票证一样失去任何使用功能,仅仅是带着面值的国家发行的,用来欣赏的印刷品“花纸头”。

凡此种种,细细想来不无道理。过去常见的火花伴随着打火机的普及,逐步消失,火柴已经成为一种高档场所的摆设,或是怀旧的点缀,火花自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曾经五花八门的各类票证更不用说了,伴随着改革开放和物质的极大丰富,各种支付手段和凭证的日益推陈出新,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邮票,细想之下,除了用来发信,首要功能是发信,包裹几乎无法使用,更不要说EMS业务,信函联系已经退居及其次要的地位,终将被智能手机、互联网电子邮件等各种新兴通讯手段取代。

邮票被称之为“国家名片”,自从发明至今,已经走过几乎200个年头了,世界各国有无数的人为了收藏邮票而乐此不疲,陶醉其中。集邮的重要意义和巨大作用,自不待说,多少世界名人都喜欢集邮,更热爱集邮。邮票成为传播各国文化,增进友谊,促进和平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世界各国每年在邮票投入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更是巨大的。

今天,邮票究竟是印刷品还是艺术品之争,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集邮活动出现了问题,或多或少是对现存集邮活动一种尴尬现状的质疑和反思。

邮票首要的作用是使用,不能使用的邮票,就是带着面值的“印刷品”,邮票的使用渠道非常的狭窄,主要是集邮者相互之间互寄使用,或是信销票爱好者自己盖戳、自寄、封洗使用,伴随着集邮人数的不断枯萎,这方面的人越来越少。

再看普通群众寄信的越来越少,普通信函在邮政年业务量和经营收入中几乎不占比例,而且普通信函完全可以使用机戳和普票代替,全部使用机戳的话,完全不用考虑投放普票的印刷成本和人工成本,对邮政方面而言,更省时省力。

集邮者多年来再三呼吁,普通柜台敞开供应编年票的呼声始终未达到邮政方面的响应,反倒是不断关闭、合并、减少集邮柜台,尤其是市县级集邮柜台,减员增效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敞开供应带来的好处。大量印刷的编年票每年只有极少数可以使用,绝大多数都沉淀在集邮者手中,沉淀在邮商手中,沉淀在市场手中。

除过全国的信销票收藏爱好者们为了收藏而自我消化和使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几千套之外,几乎99.999%的库存量原封不动躺在那里,发行量不是约等于库存量,而是完全等于库存量,这就导致很多邮友的愤怒和不满。

单靠百万级的集邮者根本,也绝对不可能消化千万级的发行量,依靠市场来拉动,用价值杠杆来撬动,例如文交所,最终也是以失败告终。邮票不同于股票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风险在于无法快速变现,同纪念币以等值回存的国家刚性保障相比,邮票更是脆弱到了不堪一击。邮政方面从来没有出台过,也根本不可能出台邮票回购业务。

集邮者预定新邮是提前一年缴纳足额,甚至是超额款项,第二年漫长等待,第三年年初,或者春节后才能取到票,完全是后知后觉,资本市场现金为王,稍有风吹草动大资金都撤的不见踪影,整个市场剩下年册预定者和少数小投资者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不使用的邮票等同于印刷品,而且无法刚性兑付和刚性保障,更是加重了印刷品的负面效应。大规模的印刷,千万级的印量,即便是传世名画,同印刷品有什么区别?邮票是艺术品多少有点言过其词了。

现如今的编年邮票,究竟是艺术品?印刷品?还是什么品?笔者认为,应该正确界定为纸质印刷投资品!况且,投资价值有待商榷,只具有少部分投资价值,绝大部分是投机行为。

要挽救编年邮票的尴尬地位,把编年邮票从集邮者口诛笔伐,甚至是恨铁不成钢的现状中解救出来,邮政部门必须切实履行第一位的责任,解铃还须系铃人。1992年的编年邮票逐步从邮政综合柜台消失,最根本的责任是邮政部门,邮政部门必须将躺在库房中静静打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消耗掉的编年邮票敞开综合柜台供应,提供给广大市县级邮政部门对外销售使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也是千千万万集邮者的心声,更是拯救中国编年邮票,重新涅槃的根本举措。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暂无评论!

关注公众号有惊喜

觉得文章有用请给作者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