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邮戳”与“历史”

我爱邮票  发布时间:2017-03-02 23:28:47  阅读:2209  评论(0)条

“今日的邮戳就是明日的邮政史”。但凡集邮有点阅历的都知道这句话,但是真正能理解此含义,我个人认为只有集邮家,普通集邮爱好者,即使是学中文的,恐怕也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有多深,意义有多么重大。

从童年拿邮票当画片开始“集邮”至今三十年有余;从《集邮》杂志复刊开始订阅至今;参加市县邮展获奖、参观全国、省邮展多次;从上初中开始学写邮文到写集邮研究文章和论文并在国家、省等各级报刊发表近百万字,多篇论文被省集邮协会年度论文集收录;收集、阅读各类集邮文献数以千计,按理说有这样的阅历,对邮戳应该有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但是直到今天我才如大梦初醒,好像真正感悟到点什么。

刚开始集邮,听“老同志”说“今日的邮戳就是明日的邮政史”,要珍惜每一枚邮戳。听人劝吃饱饭,什么戳我都收集,母亲的朋友在银行工作,她那里每天都有大量的银行之间业务用的公函(联行专用),有贴邮票的,更多是盖有全国各地邮戳的,一到暑假寒假,没有事我每天都去要一些信封,回家整理只要自己没有的通通剪下(根本不懂什么是实寄封),励志要收集全中国邮戳,买来中国地图册参考,以省为单位制作邮戳本,一时间全国除港澳台和新疆、西藏、甘肃、宁夏、四川以外,各省的邮戳都有一些,其中又以辽吉黑的为最,不管什么样戳,只要不重样,就是一个剪,一个贴。慢慢的几年下来收集的竟然有十几小本(田字方格本),日戳、邮资已付戳、电报戳……别说还真是小有收获。遗憾的是由于时间一长,银行业务有限,大部分都是重复的邮戳,加上邮戳不如邮票好看,手里有了零花钱,兴趣逐渐向邮票转移,邮戳就被打入冷宫了。

再一次捡起邮戳的爱好是88年在烟台观看纪念大龙邮票发行110周年邮展,在烟台展览馆里,规模不大的展览集邮家们说的是津津有味,我听的目瞪口呆不知所云。回家后发誓要从头学起,特别是邮戳,一定要重视。于是买来孙君毅的《清代邮戳志》等书籍,硬着头皮学,由于起点太高,自然是高处不胜寒,没多久也就是决心下到脚心上,偃旗息鼓放马南山了,不过清代邮戳像海关英文日戳、火车邮戳、八卦戳、碑型戳等的基本式样我还是深深的印在脑海中,有时与邮友吹牛,还用来抵挡一阵,当然一深度探讨,就只能矮人看戏了。

一次为师友找邮品,我又拿起当年自己用田字方格制作的邮戳簿,仔细一数竟然有上千枚之多,这期间自己也多次从邮刊上阅读过有关邮戳收集研究的文章,自然对“今日的邮戳就是明日的邮政史”又有了一层认识,于是从操旧业,把邮戳簿上的邮戳一一剪下,按照“百家姓”“数目字”“动物”“植物” “双文字”等几个专题进行整理,并有意继续收集,坚持一两年后,再次因对风景日戳发生了兴趣,又一次放弃,这也印证了那句话,无志者、常立志。这些初步整理成集的邮戳,后来被我放到单位的更衣柜中,94年单位失火,全部痛失,估计邮戳剪片应不少于两千枚,十余年心血,化为灰烬。

2011年我撰写《有趣的东方红——太阳升地名戳》在《集邮博览》276期发表后,许多师友来信联系,开始让我代办东方红日戳邮品至今不断,许多师友还打听东方红日戳的历史,于是2016年开始我查阅大量的资料,写了《一枚“东方红”日戳的来龙去脉》一文,收集到部分东方红日戳,遗憾的是时间越早,品相越差,特别是一枚能证明《虎林县志》标注的东方红邮局成立时间有误的虎饶县东方红日戳的品相,可以用糟透了来形容,但仍是重要的证据。在东方红日戳的拓展部分,一枚曾经使用十余年的东方红邮政编码日戳(158402)一个集邮三十多年,自认对“今日的邮戳就是明日的邮政史”有深刻认识的人,竟然在自己的藏品中找不出一件首日戳和停用的尾日戳,天天自以为是“家”,实际连门都没入,得到的不珍惜,那得不到就得用金钱,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靠运气了。

我的“邮戳”也许还会继续下去,“历史”仍会改写,走了多次弯路仍是痴心不改,也许无药可救了,写出来给师友一点参考吧!毕竟“邮戳”就是“历史”,但愿我这样的邮戳历史不会重演。来源:留住岁月的博客

标签
邮戳
历史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暂无评论!

关注公众号有惊喜

觉得文章有用请给作者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