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发行量减量的好处与弊端

我爱邮票  发布时间:2018-02-04 23:28:42  阅读:1146  评论(0)条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邮票发行量减量也是一样。

2015年以来随着套票的火爆,新邮预订量增加,于是邮政“顺应民意”开始增量发行,2015-2017连续三年增量,最少发行量从2014年的980万涨到了2016年的1280万,增加了300万,涨幅为30.6%,短短三年的时间发行量增加了三成,对于本就羸弱的市场来说,新邮发行量的急速扩张马上有了反应,进入2016年下半年开始出现部分新邮打折的情况,进入2017年越演越烈,到了去年下半年几乎发行一套打折一套。这与邮票本身的素质无关,最终除了个别几套能维持面值,其他邮票全部无一幸免,而个别的几套均为极为特殊的题材如十九大、一带一路、雄安新区等。对于大套票来说,如凤文物、建军、儿童游戏,由于枚数较多,面值较高,折扣力度更大,而单枚套票虽然也打折,但幅度小得多。这也说明设计现在已经是邮票价格中影响力最小的因素。

为了振兴邮市,恢复市场信心,2018年邮政决定减量发行新邮。但减量的幅度不是很大,27%的减量幅度看似不少,但毕竟2017年发行量还未公布,应该比2016年还多。所以这27%是不痛不痒的,几乎没有对市场有任何影响,打折依旧继续,但某些品种还是要略好一些,如拜年第四组价格明显比2017年的第三组高一些,尤其是套票没有打折。而中国剪纸第一组则成了今年打折票的第一套,可见减量幅度还是不够大,还应该更少一些。

有一点大家考虑过吗?为什么会出现打折票?打折票谁会卖?对于普通预订户来说,面值预订,不可能低于面值销售。那么打折票从哪里来的呢,明显还是邮局违规放货所致。邮票的成本是极低的,每枚的成本不到1毛,邮局进货价也是很低的。有些邮局把邮票批发给各大邮商,当然比面值还低,但这个是秘密交易,所以所得收益估计是进了个人腰包。尤其是现在国家加大了零售力度,各邮局掌握的票源比五六年前多了不少。在整体市场不景气的前提下,为了能回笼资金,邮商必定会低价销售,因为即使低价也不亏,只不过赚少了。

当然如果邮政加大反腐力度,调查打折票来源,把打折票的源头找到,自然打折票也会减少。减量其实是个好办法。要知道每年预订量是一定的,邮政目前并没有减少预定量的政策,只要你今年预订了,这个资格就是长期有效。即使今年行情不好,也仅减少不到百万的预定量,今年预定量至少有400万套,当然如果是行情好的时候也不会超过600万套,毕竟在中国折腾邮票的人还是十分有限的。如果发行量减少到一定程度,如只比预订量多200万左右,也就是600-800万,这个量也是目前最少的量,那么各地邮局的货源就会大幅度减少,邮局几乎只有预订户的量,这个量不好给邮商,因为预订户随时要取票,只能给预订户。多出来的绝大部分总公司制作各种年册和大版册还不太够呢,同时减少零售量,这样一来,市场上货源就会减少,邮局违规放货减少,打折票也就减少了。邮商有可能也会面值预定,即使大量预定打八折,那邮商也不会四折卖出去,这不是疯了吗!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当减量到了一定程度,打折票肯定会消失。对于部分不想预订新邮,只想买零售票的集邮者当然不是好事,因为打折票没啦,零售价格增加,甚至某些票还会比面值高一些,购买成本增加。对于有些集邮者上万元购买面值只有几块钱的老纪特、大眼妹、猴票觉得天经地义,而比面值高一点购买编年就开始骂娘了。似乎编年票就应该面值或其以下销售才合情合理,理由很粗暴,就是因为没有消耗,只要消耗量大的邮票花多少都乐意。

但由于预定出现利润,第二年又会有更多集邮者预订新邮,从市场维护的角度来看邮政不应该增加新订户,但以邮政追求经济利益的本性来看肯定第二年会增量发行。多了100万套预订量,新邮发行量能增加200万。邮政的目的是为了经济利益,包括鼓励总公司以及各地邮局制作产品册都是圈钱的终极行为,原本面值预订邮票就够挣钱了,但邮政还不满意,产品册纷纷推出,甚至还有披金戴银的终极武器,这样的一个册子卖出去的利润恐怕比预定出10套票的利润高得多。

现在是市场经济,指望着快递用邮票是不可能了。如果邮政能把包裹、国内小包、国外小包等列入使用邮票的范围就算不错了。不过寄信柜台不卖编年票,只有普票的前提下,试问邮票又如何能消耗,总不能指望着这十几万集邮者为了消耗而消耗吧。所以发行量的多少就是目前邮票是否打折的关键性因素。今年一月的三套票市场表现各不相同,三月份的票十分重要,如果元宵节和海棠花依旧打折,那么今年的市场更加严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暂无评论!

关注公众号有惊喜

觉得文章有用请给作者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