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遏制新邮打折这头“疯熊”

我爱邮票  发布时间:2017-08-06 21:37:48  阅读:488  评论(0)条

2016年,中国邮政推出了“集邮联名卡”,原本是想遏制不少地区存在的“大户”预定,通过采取摇号、限量预定、减量发行等各种方式,给广大集邮者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就在广大集邮爱好者们翘首以待,众多投资者满怀信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市场用强有力的“熊市”回应了广大集邮者和投资者。

开年以来,新邮更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价格一落千丈,打折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连续创造了多个中国集邮史上的“奇迹”,不断刷新和改写着没有最快,只有更快的打折记录。

面对集邮市场一片惨绿,大量邮商纷纷选择打折抛售,换回宝贵的资金。集邮者自己预定的邮票和年册,不断面对打折贬值的尴尬,大量投资者望而却步,不断加剧市场恐慌情绪。

生肖鸡大版、小版、赠送版的价格犹如“过山车”,惊险刺激,彻底改写了生肖邮票稳赚不赔的神话,把大量的追高者深度套牢在高高的山顶,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解套”。

第四轮生肖鸡的表现,犹如当年股市中号称亚洲最赚钱公司的中石油,从上市首日的跌停板到一连N个跌停板,给第四轮生肖邮票投资蒙上了深深的阴影,广大集邮者、投资者纷纷跪求中国邮政的心理阴影面积,个中滋味恐怕中国邮政心里最清楚。

面对邮市喋喋不休的一片惨绿,“疯熊”的表现,作为始作俑者的中国邮政也是有苦难言。原本想通过种种措施,扩大业务收入,提振市场信心。没成想,事与愿违,现如今集邮者口诛笔伐,投资者怨声载道,邮商义愤填膺,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疯熊”的尴尬局面,中国邮政其实难辞其咎。一是经营理念僵化。全国各个省市的各个集邮柜台新邮发行首日的限购、限售是常态化,即便是集邮市场当天打折,大量打折,还是我自岿然不动,限购、限售没商量。新邮发行规定销售六个月,其实当天就没有货了,更不要遑论第二天了。大量的货源囤积在仓库,坐等打折贬值。

二是主动放弃阵地。大量的票源集中在省会城市,集邮公司、集邮柜台手中,囤积在邮商手中,大量出现在集邮市场。反过来,真正最广大的市场,大量县级城市邮电所没有票源,从源头上人为的自我阻断销售,无法降低库存,造成发行量等于存世量,无法培养后继人才。

三是产品册过度开发。大量令集邮者深恶痛绝,甚至是口诛笔伐的各种产品册充斥其间,除过花里胡哨的包装,基本上没有什么价值。集邮者基本上敬而远之,只能销售给不懂集邮者外行,一旦知晓真相,反而加剧对集邮的误解和偏见,短视行为起不到好的效果。

四是漠视市场反应。面对新邮频频打折,成为常态化的尴尬和现实。邮政部门不是及时调整思路,迅速减少发行量,敞开供应,降低库存。反倒是我行我素,集邮者喊破天、投资者亏翻天、邮商骂不停,依旧没有任何一星半点的救市措施,更不要说有效措施了,任凭“疯熊”一路狂奔。

中国邮市不同于中国股市,两者相似但不同。相对于各种法律法规保护和呵护尚且频频受伤的中国股市,邮市更容易受伤,更容易受到巨大的创伤,更不容易痊愈。

失去的不仅仅是人心,更是整个市场的崩溃,邮票相对于股票变现能力差,接盘少,一旦无法变现成为理论上带着面值的“废纸”的致命弱点,决定了一旦人心散了,最终受到巨大重创的,必将是中国邮政。

1991年的邮市“疯牛”,最终导致亿万套的发行量,导致中国邮政被迫几次主动销毁库存,导致2003年、2006年主动降低发行量的惨痛教训,至今令人心悸。

遏制邮市“疯熊”其实就一句话:保证预订、留足库存、敞开供应。试问,难在何处?作者:西安左鹏

标签
新邮
打折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暂无评论!

关注公众号有惊喜

觉得文章有用请给作者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