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欧谈《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

我爱邮票  发布时间:2016-08-25 01:41:20  阅读:5256  评论(0)条

2016年8月20日,《长城》特种邮票在全国首发,受到集邮者的追捧。《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者郝欧应邀与《长城》特种邮票的设计者许仁龙一起,参加了在河北张家口大境门广场举行的首发式。首发式后,中国集邮报记者独家采访了郝欧,请她详解《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经过和雕刻体会。

记者:《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

郝欧:今年3月底4月初,接到雕刻长城邮票的任务,采用竞争的方式,我一个人完成9枚邮票的雕刻任务,出一个方案,其他人出一个方案,最终由发行部领导决定,看哪个效果更好就用哪个方案。

记者:《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一共用了多少时间?

《长城》特种邮票

郝欧:我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了9枚邮票的雕刻,期间与许仁龙老师进行了四五次的沟通,有时是我到许仁龙老师家里,或者他来我的办公室,或者用微信进行交流。由于交稿时间紧,雕刻任务重,不能等许仁龙老师完成全部画稿后,再开始雕刻,只能画完三幅给我三幅,我就开始进行雕刻。其实这种雕刻方法是有一定冒险的,常规情况下应该是在全部图稿完成后,我才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统一布线,统一雕刻,但时间不容许,只好采用这样的方法。

记者:作为新中国第一位女雕刻师,您先后雕刻了多套邮票,《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在您的雕刻经历中占据怎样的位置?

郝欧:《长城》邮票的雕刻时间很紧,任务很重,难度很大,是我从事邮票雕刻工作21年来,遇到的最大的一个挑战,其工作难度和强度是可想而知的。

记者:您对《长城》邮票图稿进行了哪些方面的处理?

郝欧:《长城》邮票图稿是许仁龙老师采用中国画重彩的表现方法创作的,他画得是12倍的图稿,缩小到60毫米乘25毫米的邮票原大里面后,许多细节都“糊”了,我雕刻时必须进行再创作,用我的雕刻语言把他的画稿进行精简,以适合缩小后印刷。但我的再创作绝对不能失去原作精神,以及画面主要脉络、各个烽火台的形式感和沧桑感。包括山脉的层次,松树的层次,等等,都要用减法来进行重新创作,工作量是很大的。对中国画风景邮票的雕刻不同于西洋画风景邮票的雕刻,对西洋画风景邮票的雕刻,只要把远景、中景、近景的层次拉开就可以了。中国画是采用散点透视的,如果把层次拉的太开,远处的内容会全都省略掉了,这样就不忠实于原作了,也不符合中国画的特点。我与许仁龙老师沟通后,决定采用最佳的方案,在雕刻时采用短点、短线、长点、小点到圆点,这样来表现山脉的层次。

记者:《长城》特种邮票设计者对您的雕刻满意吗?您对自己的雕刻满意吗?

郝欧:在一个半月之内,我拿出了雕刻的方案,许仁龙老师是非常满意的,然后就一些细节和局部进行了沟通和改进。我记得最清楚的是第四枚邮票,对八达岭长城前面松树的雕刻,我怎么能用雕刻的语言,能够尽量还原他遒劲的笔法。从最终的效果来看,许老师是十分认可的。我看到小版出来后,很有一种想拿放大镜往里面看,去找各个细节的欲望。《长城》邮票的印制很好,雕刻的点线没有丢失,层次也都全部出来了。

记者:《长城》特种邮票是胶雕套印,每个环节都很重要,作为雕刻者,您在其他方面又做了哪些沟通?

郝欧:雕刻不光是艺术上的作品体现,还必须与后期工艺相结合,包括胶印颜色部分怎么体现。胶印是依据我的雕刻线,胶印部分的颜色要减弱,如果按照原画直接放上去,颜色会很重,而且突出不了雕刻线条,会“糊”成一片。所以,我与电脑调色还有制版工作进行了很好的结合和沟通。北京邮票厂的胶雕技术和其他行业是不一样的,从工艺上说,其他行业是平板印刷,而北京邮票厂是滚筒印刷。北京邮票厂采用的腐蚀方法,不管线条画得有多细,腐蚀出来的线条都要比原作粗一些,增加了雕刻师工作的难度,因为事先要考虑到腐蚀以后的间距、点的大小和密度。而其他行业采用的激光雕刻,画出来的线条有多细、点有多小,最后印出来的线条就有多细,点有多小,更直接一些。为了克服后期工艺上的难度,姜伟杰老师、呼振源老师和我一直强调,要将艺术与技术结合在一起,完美碰撞在一起,让我们自己的胶雕机印刷出高水平的邮票来。这次《长城》邮票的发行,不光是对我个人的雕刻,也是对我们印制的总结、考验和检验。

记者:如果满分是十分,您对《长城》特种邮票的雕刻打多少分?

郝欧:一个半月我一天都没有休息,用“长城永不倒”的精神和力量来支撑自己、来激励自己。许仁龙老师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和许仁龙老师也是相互打气,我累的时候他安慰我,他累的时候我安慰他,就这样我们携手走了过来。最终邮票呈现出来的效果能得到了各级领导、有关专家和广大集邮者的肯定,我非常有幸福感。《长城》邮票的雕刻是我21年来遇到的最大挑战,是我的专业水平质的飞跃。在《长城》邮票之前,我还没有遇到一个特别让我有创作欲望和激情的作品,这次是第一次,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也是对我工作专业水平积累和沉淀的一种检验,到一定的时间内遇见一个机遇而爆发了出来。我对邮票雕刻工作充满敬意,不敢妄自打分,但我相信集邮者给这套邮票设计和雕刻的打分是令我满意的。

记者:集邮者对雕刻版邮票很喜欢,希望多发行一些雕刻版邮票,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郝欧:集邮者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但有一些邮票图稿由于受本身绘画形式的局限,是不适合雕刻的。例如今年5月份发行的《中国古镇(二)》邮票,也是我雕刻的,虽然得到了集邮者的认可,但受到原作的局限,不可能将自己想要表达的都表达出来,这对我们雕刻师而言,既是一种磨练,也是一种遗憾吧。为什么《长城》邮票适合雕刻,是因为这种题材、这种精神、这种历史沧桑感,还有许仁龙老师的重彩色画法,和雕刻语言是很契合的,所以就会让我产生创作的冲动和欲望。

记者:有的邮票雕刻师特别希望自己设计、自己雕刻邮票,您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郝欧:我很幸运,前期接受到了中国多位老师对我的引导和帮助,姜伟杰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后期印刷局为了培养年轻的雕刻师,邀请马丁莫克来授课,虽时间短暂,但收获良多。这些年来,我从这些中外大师级雕刻家以及他们每个人不同的作品中汲取了更多的东西。我感觉到中国的邮票雕刻师绝对是不亚于国外的邮票雕刻师,有些题材可能更适合中国的邮票雕刻师自己来做,因为他们对中国文化元素的理解,比外国人更精深。从业21年来,风景、人物、器物、中国画、钢笔淡彩等不同艺术形式的邮票设计和雕刻,我都接触到了。我有一点体会,怎么才能够表达出设计师自己心里的想法,今后要是能有更多的自己设计、自己雕刻的作品,是我们所期待的,因为只有设计师自己明白,他所运用的点线的雕刻语言怎么才能让表现出来的画面更好。因此我呼吁,今后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让雕刻师来自己设计、自己雕刻,这是最完美的。现在国外许多邮票雕刻师,包括马丁莫克,很有名气,也很高产,为全世界的多个国家设计雕刻邮票,他的方式就是自己设计、自己雕刻。应该给雕刻师自我的发挥的空间,因为每位艺术家都有个性化的艺术创作和艺术表达方式。

记者:成为一名优秀的邮票雕刻师您认为需要哪些条件?

郝欧:邮票雕刻其实不光是艺术、技法和技术的结合,还有一点不容忽略的就是雕刻师的整体的艺术修养和艺术造诣,这些会潜移默化地融到了专业里面,会渗透到作品里面,有时候别人想学你未必学得到,有时候你想学别人也未必能学得到。邮票雕刻师的艺术修养和艺术造诣的提高,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再有一个就是心境的问题,每个人的心境受到干扰的时候很多,在很踏实地状态下做一件事是很难的。通过看马丁莫克的作品,也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状态的变化。比如他雕刻的一套瑞典女王肖像邮票,可以感受到他的创作欲望是充满激情的,但心境又是在很静的状态下来做这个事情的,但他有的作品也带有一点程式化的东西,反映出心境不是那么静,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所以我要表达的意思是,通过一件作品,是能够反映出一个人当时的一种状态,不光是专业上,也可以反映出心里面的整个状态。(记者  王宏伟)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暂无评论!

关注公众号有惊喜

觉得文章有用请给作者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