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玉田:工笔重彩 细解“红楼”

我爱邮票  发布时间:2016-06-01 00:06:51  阅读:4536  评论(0)条

2016年6月18日,中国邮政发行《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二)》特种邮票一套4枚,内容分别是“凤姐弄权”、“龄官画蔷”、“晴雯撕扇”和“宝玉受笞”;另发行小型张1枚,表现了元妃(元春)“归省庆元宵”的场景。该套邮票由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著名画家萧玉田设计。

为配合该套邮票的发行,并对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进行宣传,中国集邮总公司在2016年5月25日召开“萧玉田媒体见面会”,环球时报、信报、中国邮政报、中国集邮报、《集邮》杂志、《集邮博览》杂志等多家媒体到场参加。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二)》特种邮票

“晴雯是曹雪芹成功塑造的一个人物,她心比天高、风流灵巧,体现了抗争精神,但她有一个缺点——爱使小性子,我喜欢这个人物,因此没有放大她的缺点,没有在邮票上画一地的扇子,而只画了一把!”一位头发花白、清瘦矍烁的老人风趣的话音刚落,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5月25日在中国集邮总公司举行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二)》邮票设计者萧玉田与媒体见面会上出现的生动一幕。

下午两点,萧玉田先生在活动举行前半个小时便到达了会场,部分参会人员拿出了准备好的邮品请他签名。会上,大家就《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二)》邮票的图案名称、构图、人物塑造、场景设定及《红楼梦》名著中存在争议的地方,进行相关提问。萧玉田先生结合自己对《红楼梦》的理解和思考,与大家分享了他的设计体会和创作故事。

问:《红楼梦》原著争议挺多的,您创作时如何和专家学者达成一致,消除这些分歧?

答:因为本套邮票只约了我一个作者。原稿交了之后,有一些民俗专家和红学家提了一些意见。有的意见是正确的,基本都接受了。有些意见不赞成,我就谈了不赞成的理由。比如元妃省亲这一图,有的人就提到要省亲大观园,因为我画的是荣国府。这个意见我认为还是应该再斟酌。我说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17回、第18回,两回合并为一回来写。开宗明义,标题就是“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有人主张大观园我也理解。因为大观园是贾元春被晋升为妃之后,贾府就效仿其他的皇亲国戚,建了一个大观园,但是元春本人对这个大观园并不感冒。她元宵节省亲之后,被贾政迎进了大观园。她在大观园坐着轿子转了一圈,四个字评价——奢华破费,然后就出了大观园,进了荣国府,进了贾母正室。小说中描写说,她一手携着贾母一手携着王夫人,一个是奶奶一个是母亲,呜咽对泣,流眼泪。她说了一句挺深刻的话,这段描写恰恰体现了这一点。她说当初你们把我送到那不可见人的去处,在她的父亲这个君君臣臣观念比较深的人心中,女儿被封为妃,应该是天恩浩荡。但是在贾元春的心中,她心中的酸辛自己清楚。她等于是一人做小、全家做小。在她父亲心里,是封为皇妃光宗耀祖了,但是她觉得无非是做了皇帝的小老婆,全家都要做小伏低,所以她说进了不可见人的去处。这几句话非常深刻,如果说这部书对封建制度,对封建的大家族进行了深刻的批判,那这句话就是很有深刻含义的。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二)》特种邮票小型张归省庆元宵

后来又用的词汇是,贾元春忍悲强笑,我觉得这个描写很深刻。为什么把标题定为“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因为元宵节是个节日,在这种节日,又被晋升为妃,圣恩浩荡,家里都觉得很荣耀光彩,她却忍悲强笑。正反两方面写,一方面写盛,一方面写恩,一方面写悲。我觉得有深刻的含义,要比去游园要深刻的多。选择这个场景,是跟曹雪芹的原意是相符的。同时也说明了这部著作为什么被认为是为封建社会唱挽歌的一部书。这段描写深刻在这,后来邮政部门的领导专家用了我的意见。

至于具体的场景,因为她进入贾府之后,进的是贾母正室。贾母正室小说中提到了几次,但是都没有具体场景的描写。一个是宝黛初会的时候,林黛玉初入荣国府,还有一个是这次,都是写感情交流的,写场景的少。对荣国府描写最具体的,就是荣禧堂。荣禧堂是封建大家族的大堂,咱们去过明清古代建筑的都知道,每家都有大堂。他们在大堂挂了个匾,就是荣禧堂。对联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背后有一个卧龙图。这是对荣国府的一个具体的描写。因为贾母正室没有具体的描写,应该是在别院。我想一般省亲应该在大堂内举行,但是有人觉得既然说了贾母正室就应该画贾母正室。有人说,贾母正室的牌匾应该叫荣庆堂。荣庆堂这个匾在120回只出现过一次,荣禧堂是多次出现的。荣庆堂这一次是出现在71回,贾母80大寿的时候。贾母80大寿,由于宾客过多,男宾在宁国府宴请,女宾在荣国府宴请。贾母是在荣庆堂会见的王妃还有高官夫人,宴会也在荣庆堂办的。

但是红学家、民俗家有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封建大家族只有一个大堂,只有一块匾。不可能同一个荣国府出现了荣禧堂和荣庆堂。而且小说中120回中,只出现一次荣庆堂,应该是曹雪芹的笔误。还有人说,荣庆堂应该是宁国府的大堂。但这个也站不住脚,小说里明确写,宁国府宴请男宾,荣国府宴请女宾,恰恰是在荣禧堂见女宾,所以应该是荣国府。最后为了回避这个争议,避免将来钻牛角尖,所以回避了这个牌匾的名字。红学家研究了几百年,也没有搞清楚,从回避矛盾的角度,最后就把牌匾去掉了。

从绘画效果来看,因为匾以前是蓝底金字。画面整体是暖调子,那块蓝色,从画面的冷暖关系来看,整个画面的色彩会显得平衡和富丽。去掉了牌匾,颜色显得单调了一些。但是为了避免争议,所以我做了让步。

另外民俗专家也提了一些意见。比如,第一稿画的是刑夫人站在王熙凤身后,民俗专家认为,从民俗来讲,封建大家族讲究长幼有序,婆婆站在儿媳妇身后不合适。我解释我为什么把王熙凤放在主要位置,因为王熙凤是荣国府当家人,虽然是女流之辈,按照过去的封建长幼有序,一个女人不可能当家,上面有奶奶辈,中间还有叔伯大爷,婶娘婆婆,怎么能让她当家。就是因为她精明干练。从小说人物主次来看,作者所花费的笔墨,王熙凤要大于邢夫人。而且邢夫人在小说中婆婆不待见,妯娌不待见,晚辈也不喜欢她。因为这个人做的事都是阴损的事,包括逼死鸳鸯,逼死晴雯。这个人,不仅婆婆不待见,我也不待见。但是我还对她网开一面,让她露个全脸。刘旦宅先生画这个情节的时候,把邢夫人画在宫女的身后,而且还挡了半张脸。大家可以看看人民文学那版刘旦宅先生的插图,我认为这个处理是对的。我比刘旦宅对她宽恕一些,给她留了全脸。听了民俗专家的意见,我觉得也有道理,所以我还是做了修改,把儿媳妇画到身后,婆婆在前。

问:风格上和前一套比,有哪些区别?

答:一开始,我是勉为其难接受任务。

从一开始接受任务时,我说我的风格和戴老完全不一样。戴老是小写意,我是工笔重彩。绘画风格不一样,风格肯定不一样,一套邮票,由两个风格不一样的作者去画,会不会形成风格上比较大的反差。

后来,大家的反馈意见,还是按照我的风格来。因为大家感觉,工笔重彩的效果,专家认可度和大众认可度高一些,所以也就没改变风格。这套,仍是我擅长的工笔重彩来画。工笔的特点是工笔至精,细以表微,然后色彩艳丽,但是追求艳丽和清新的和谐,精细和灵动的和谐。

问:这次邮票5个故事和名称是谁定的?

答:有的是我定的,有的是专家定的。上次和邮票发行部领导沟通,名字定的是5个字,按照词韵,5字读音,基本上是221或23读法,比较上口。但是这次5个字有的打破了词韵,整个题目读起来有点绕口,所以建议从读法上改善。这个是比较好调整的。当然戴老就打破了5个字,字数不统一,更通俗化。我的意见是,既然是5字,就按照这个节奏。比如这次,本来标题是“归省大观园”,我调整为“归省庆元宵”。有的就在音节上调整。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的相关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暂无评论!

关注公众号有惊喜

觉得文章有用请给作者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支付宝扫一扫打赏